科睿唯安邀专家共同盘点2020年最值得关注的药物

麦倩衡
生命科学与制药

2020年3月12日,全球领先的专业信息服务提供商科睿唯安成功举办了主题为“2020年最值得关注的药物盘点” 的Cortellis在线大讲堂,由科睿唯安生命科学解决方案顾问赵宇薇女士主讲, 并特邀前吉利德科学中国区负责人、上海柯君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公欣博士及苏州偶领生物医药有限公司CEO谢雨礼博士作为点评嘉宾。自2013年起,科睿唯安每年发布重磅新药的预测报告,筛选当年能够上市、并且在5年内能够达成10亿美元年销售额的新药。

今年的榜单预测11种将于2020年上市并且到2024年年销售额有望突破10亿美元的重磅新药。除癌症新药外,二型糖尿病、类风湿性关节炎 、高胆固醇血症等慢性病的新药,以及治疗多发性硬化症或是甲型血友病等罕见病领域的药物也都榜上有名。目前,这些药物中除去已经上市的Rybelsus和Enhertu外,其余均处于准备上市申请的阶段

2020年最值得关注的11个药物

 

两款重点抗体偶联药物(ADC)

阿斯利康和第一三共合作研发的Enhertu(trastuzumab deruxtecan; DS-8201a)是今年的重点新药之一。阿斯利康去年3月与第一三共达成协议,以13.5亿美元取得其日本以外的开发与商业权利,第一三共则负责药物的制造与供应。

去年12月30日,双方宣布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批准Enhert用于治疗HER2阳性无法切除或转移性乳腺癌成人患者,这些患者在出现转移的情况下已接受过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抗HER2疗法。

鉴于Trastuzumab的专利在2019年到期,市场出现不少针对罗氏制药Herceptin的新药,而罗氏也在早年布局了乳腺癌药Kadcyla和Perjeta来实行其更新迭代的策略。随着Herceptin和Kadcyla的销售呈下降趋势,我们预计Perjeta和Enhertu会继续抢占市场,科睿唯安会在即将出版的《2020年即将上市的ADC药物及点评》报告中另作详细分析,敬请关注。

另一款值得关注的ADC药物是Immunomedics和Everest Medicine 研发的IMMU-132 (Sacituzumab govitecan),靶点为Trop-2蛋白,携带SN-38作为其毒性药物分子,用以治疗三阴性乳腺癌。Everest Medicine以 6500万美元的首付取得了其在大中华区、韩国及部分东南亚国家的权益。

IMMU-132被视为first-in-class药物,IMMU-132的研发计划中也包括尿路上皮癌、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等其他适应症。ImmunuoGen和Seattle Genetics的三阴性乳腺癌的候选药物预计至少在2023年后期才会达到准备上市阶段,因此推测IMMU-132在市场上至少能够领跑三年。

谢雨礼博士指出, 从机理上来说,ADC药物类似于一个精准的化疗, 与PD-1免疫疗法带来的革命性突破有所不同。这种药物的研发比较复杂,生产成本也比较高,如果不能带来疗效的不可替代性,实际性价比不高。比如,IMMU-132就因为CMC方面的问题而推迟了上市。

但是,谢博士指出,Enhertu的研发过程体现出了一种“工匠精神”—药企不断地优化其设计,连接和毒素的选择独特,跟其他的HER2抗体偶联药物相比,Enhertu带来了疗效的显著提升。谢博士说:“在创新药过程中,有时候也不一定要非得去追很热的概念。在一个老的领域里面,如果能够沉下心来,也有可能取得非常好的成绩。”

 

基因治疗:从罕见病到高胆固醇血症

今年的榜单上也出现了两款基因疗法。Biomarin Pharmaceutical研发的Valrox (valoctocogene roxaparvovec; BMN-270)用于治疗甲型血友病,它是一种利用AAV5病毒载体将编码凝血因子VIII基因的功能性拷贝递送到患者体内的基因疗法。

Valrox上市后,估计将有9万名患者受惠,年治疗费用可能会创下新高至280万美元,因此保险支付意愿将是最大的挑战。在市场格局来看,辉瑞的SB-525和Spark Therapeutics的SPK-8011紧随其后,预计在两年后取得药证,届时竞争会渐趋激烈。

诺华子公司The Medicines Co.的Inclisiran是另一款受关注的药物,适应症为高胆固醇血症。它是一款开创性PCSK9靶向的RNAi药物,将靶向PCSK9的双链siRNA与N-acetylgalactosamine偶联,经去唾液酸糖蛋白受体进入肝细胞。Inclisiran能有效解决患者依从性的问题,从每两周或每月给药延长至每年两次给药。2019年11月,诺华出价97亿美金收购The Medicines Co.,将此重磅药物收入囊中。

现时Inclisiran已开展六个三期临床试验, 预计将在中国和日本开展临床试验。值得一提的是,相比起两个PCSK9单抗药物,虽然Inclisiran仍缺乏长期数据,但它在ORION-11关键性III期临床研究中表现出了良好的疗效: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水平降低54%,且效果能持续9个月,甚至18个月以上。

谢雨礼博士点评:“Inclisiran是siRNA领域一个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药物,因为它标志着RNA药物进入慢性病领域,而且效果非常好。”

他指出,“Inclisiran模拟了PCSK9人体变异,甚至可以预防高血脂。这也就意味着,如在上市后的长期应用过程中发现副作用很小,此类药物将会对整个心血管的领域带来革命性的变化。他说道:“对于我们这些中年人或者血脂偏高的人,是不是能带来一种预防药物?这个是很值得大家去思考的问题。”

 

偏头痛 CGRP: first-in-class 能领跑多远 ?

自从安进的Aimovig在2018年获得美国FDA第一个偏头痛药物上市批准后,陆续有不少CGRP受体抑制剂药物上市,包括同年的Teva/大冢的fremanezumab和礼来的galcanezumab,以及在去年获批由Allergan研发的ubrogepant。入选今年榜单、由Biohaven公司研发的口服药物rimegepant,也在今年2月于美国获批用于急性治疗偏头痛 。

纵观全球CGRP药物的研发管线,一共有18个药物在研,当中包括triptan类的彷制药。但是这种彷制药并不是所有的患者都可以使用,所以预计rimegepant能为不能使用这种药物的患者带来另一个用药选择。三期临床试验结果也预计可以显示rimegepant在发病前的预防性作用。另外,临床试验结果也显示,服用rimegepant两小时后,19.6%的患者可以完全摆脱疼痛,而安慰剂只有12%,足以看出rimegepant能有效解决偏头痛的作用。

谢雨礼博士指,偏头痛在国内一直未受到广泛的关注,市面上缺乏优质的药物,国内的仿制药销售也一般。他说:“最近的药物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急性发作可以马上得到缓解,对患者的意义可能比预防性的药物更大一些。”

 

被忽视的抗感染新药

抗感染新药也是经常被忽视、但值得被关注的一个领域。在全球受新冠肺炎影响的当下,市场对于此类药物的需求也就显得更为重要。

长期以来,新型抗生素的研发资金远远不够。对抗生素的谨慎使用使得新型抗生素得不到应有的市场回报,抗感染药物公司的市值严重下降,甚至录得30%至40%的减幅。在2019年,三家抗生素公司申请破产,包括Achaogen、Melinata Therapeutics和Motif Bio。当中,Achaogen在其药物Plazomicin上市仅九个月后便申请破产。

尽管如此,2019年仍有不少抗感染新药上市,包括用于社区性细菌性肺炎、尿道感染、HIV和肺结核等的各类药物。

2019批准的抗感染药物

国内过热的COVID-19临床研究

历经数年,仍未有针对传染性极高的冠状病毒SARS和MERS 的治疗药物获批上市。而针对今年肆虐全球的COVID-19新冠状病毒,各国药企和研究所也正在努力研发疗法与疫苗。最广为人知的是吉利德目前正在三期临床试验中的埃博拉候选药物remdesivir。COVID-19在研药物类型仍以大分子为主,其中疫苗21种,单抗4种,细胞治疗2种 。纵观全球,中国正在开展173项临床试验,美国1项,英国1项,亚洲其他地区共6项。

何公欣博士指出,抗感染特别是抗病毒仍是一个非常活跃的医疗领域,冠状病毒仍会纠缠人类一段时间,COVID-19会被消灭或会演变成每季来袭和流感一样的疾病,尚有待观察。下一个冠状病毒一定会来,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间和是什么样的冠状病毒。我们需要有所准备,无论是疫苗,抗体药物,还是小分子药物。

何博士相信remdesivir有望成为有效药物,但对于HIV药物可以有效治疗COVID-19的说法持保留态度。他说:“HIV属于逆转录病毒,带着RNA的基因,但是主要繁殖过程是通过人体的DNA系统进行。HIV有蛋白酶,但是它的蛋白酶和属于RNA病毒的冠状病毒的蛋白酶不一样,相差很大。所以HIV药物可能会有效,但是效果应该不太好。”

而对于favipiravir等小分子药,何博士则认为它们会有一定的效果,但从体外的EC50来看,效果未必显著。“抗病毒能力的话,你希望体外药效EC50这个数字最好是几个ng/ml,几十个ng/ml也可以。但几百个ng/ml甚至几个ug/ml就太高了(1000 ng = 1 ug),在体内要达到稳定的这种浓度是很难的,要大量用药才行。这样药效不会太好,也容易产生副作用”,他说道。

疫苗研发方面,何博士指出,进入人体三期临床试验目前仍需要时间,但根据对抗埃博拉病毒的经验,中和抗体对于治疗冠状病毒的效果应该会好,是一个很好的研究方向。

谢雨礼博士指出,目前国内COVID-19临床试验众多也值得反思。真正合格的、能拿出数据、有指导意义的临床实验实际上非常少。他说:“这些临床实验只入组几十例病人,或者没有随机或双盲等设计,并没有太大意义……这些一模一样的临床试验实际上浪费了我们的一个窗口期。”

 

以上内容摘自科睿唯安《2020最值得关注的药物预测》行业在线研讨会解读版,欲下载解读报告全文版及课程回看,可点击:【课程点播已开通】新药观察——2020最值得关注的新药盘点

Clarivate科睿唯安

加速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