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医药外贸进入收获期
进出口增幅均超20%

科睿唯安
生命科学与制药

本文转自21世纪经济报道资深记者朱萍报道。

 

中国医药企业深耕“一带一路”新兴市场进入收获期。2019年,中国医药出口“一带一路”新兴市场223.06亿美元,增长21.63%。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泰国、俄罗斯为前五大出口国,合计占比54.18%。

“近几年,我国医药企业深耕‘一带一路’新兴市场成果显著,进入收获期。”3月12日,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王茂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医药企业出口“一带一路”地区和国家市场223.06亿美元,增长21.63%,高出全球平均增幅7%,占全球出口额的29.1%。

在王茂春看来,“一带一路” 倡议的实施,为推动我国医药产业国际化水平提供了新的历史机遇。截至2020年1月底,中国已同138个国家和30个国际组织签署200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包括东软医疗、科伦药业等在内的多家企业都在积极布局“一带一路”市场。比如,东软医疗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地区开展合作的达50余个,比例超过80%;康弘药业设立“一带一路项目办公室”,专注于开发“一带一路”沿线市场。

“‘一带一路’的建设在促进医药贸易多元化的同时,对推动全球医药产业更加均衡、包容和可持续发展起到重要作用,也使越来越多的国家收获红利。多元化的经贸合作将促进内外联动,深化国际产能合作。”王茂春分析

来源:中国医保商会

 

进出口增幅均超过20%

据中国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总额1456.91亿美元,同比增长26.85%。其中,出口738.3亿美元,增长14.6%;进口718.61亿美元,增长42.5%;对外贸易顺差19.7亿美元,下降85.92%。

其中,“一带一路”国家市场进出口表现活跃。

2019年,中国医药保健品出口“一带一路”地区和国家市场223.06亿美元,增长21.63%。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泰国、俄罗斯为前五大出口国,合计占比54.18%。

从出口产品看,西药类出口149.57亿美元,占比最高,为66.89%,其中,原料药出口128.76亿美元,西成药10.05亿美元,生化药10.7亿美元;医疗器械类产品出口63.2亿美元,其中,诊断治疗设备31.78亿美元,占比50.3%;中药类出口10.83亿美元,其中,植物提取物6.61亿美元,占比61.03%。

3月13日,科睿唯安生命科学与制药事业部解决方案顾问曾亚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一带一路”沿线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和人口增速明显,对更好医疗的需求日益强烈,而本国制药工业基础相对薄弱。

“这几个条件都是一个外需型良好医药市场的必备条件。这些市场的高速发展为外国医药企业特别是为供应链完善的中国企业提供了很多商业机会。” 曾亚莉指出。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中国对“一带一路”国家医药出口增长的同时,进口也有较大比例增长。中国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自“一带一路”地区和国家进口65.14亿美元,增长26.09%。新加坡、印度、马来西亚、以色列、泰国为前五大进口国,合计占比72.66%。

对此,王茂春分析,进口增长尤其是医疗器械的大幅增长主要系国内需求旺盛,贸易规模迅速扩大,而且随着我国一系列药械审评新政及优先审评等各项政策落地,进口药获批速度明显加快等促进了进口需求增长。

另据IQVIA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医药市场规模达1370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约1700亿美元,未来五年将继续保持高于全球平均增速稳定增长。中国医药市场的巨大发展潜力为国外药企进入或深耕中国市场增添了巨大动力,同时中国市场开放度逐步提高,政策环境不断改善,审评审批制度改革及鼓励创新药、罕见药物进口的系列政策也提高了外企进入中国的信心。

 

一带一路”成医药外贸新增长点

中国对“一带一路”国家医药进出口增幅均超过20%,远远高于国内医药行业增长。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12月,我国医药行业营业收入达到23908.6亿元,同比增长7.4%,行业实现利润总额达到3119.5亿元,同比增长5.9%。

对此现象,在王茂春看来,这意味着我国医药企业深耕“一带一路”新兴市场成果显著,正在进入收获期。

在王茂春看来,虽然各国法规体系不尽相同,但“一带一路”庞大的人口基础、巨大的市场容量、自贸协定的不断升级,都为医疗卫生合作夯实了基础。近年来,中国与中东欧、东盟、非洲的“健康卫生”领域合作方兴未艾,体现了高层对加强“一带一路”健康卫生合作的高度重视,展现了良好的发展前景。

2019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着力深化与共建“一带一路”国家的贸易合作,拓展亚洲、非洲、拉美等市场。未来,“一带一路”市场将成为我国医药外贸新的增长点。

王茂春认为, “一带一路”的建设在促进医药贸易多元化的同时,对推动全球医药产业更加均衡、包容和可持续发展起到重要作用,也使越来越多的国家收获红利。多元化的经贸合作将促进内外联动,深化国际产能合作。

在曾亚莉看来,“一带一路”沿线作为全球瞩目的新兴市场,是全球各大制药企业都想进入的市场。其中一些有制药工业的新兴市场国家,比如俄罗斯、巴西等政府大力支持本地化。制药工业基础薄弱或者无基础的国家,主要还是依靠进口为主。

“在现阶段,‘一带一路’国家市场将还是以仿制药为主,欧美大型仿制药企业、印度、中国、以色列和本地生产商将逐鹿市场。同时,随着我国药物创新产出的进一步积累,更具性价比的中国创新药和生物类似药未来也有机会拓展‘一带一路’的市场,并且已经看到了国内企业正通过多种方式积极开展实践。” 曾亚莉分析。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在国家相关政策大力支持下,国内多家药企都在积极布局。比如,早在2015年,威高集团就在非洲大陆进行战略布局,目前已在东非肯尼亚、北非埃及、西非尼日利亚和南非建立了威高非洲的营销网络。而科伦药业更是从2003年就开始,向哈萨克斯坦出口输液产品,其哈萨克斯坦工厂于2014年7月1日正式投产。

普华永道认为,在新加坡、波兰、哈萨克斯坦等“一带一路”市场布局有利于中国药企的发展。普华永道尤其建议中国企业进入哈萨克斯坦药品行业,因为哈萨克斯坦国内制药业在生产合格的仿制药方面较为落后,更不用说生物类似药,该国严重依赖进口药品,哈萨克斯坦地方政府正在提供优惠的税收政策,以吸引外国公司投资该国制药业。

而对于在哈萨克斯坦进行技术转移和投资的原因,科伦药业相关负责人表示,“一带一路”沿线拥有较多的发展中国家,医疗条件普遍较为落后。通过在这些国家开展贸易和投资活动,可以与之共享国内医药先进技术和产品,在这个过程中企业也能发展壮大。

不过,上述负责人坦言,社会文化方面的差异给项目的沟通和推进增加了难度,发展中国家内生经济不够强、汇率波动大也是主要风险因素。

在曾亚莉看来,拓展“一带一路”市场可以帮助国内制药企业解决部分过剩产能,做大规模,逐步成长为全球性的大型制药企业。这也符合制药企业从本地、区域、全球供应的拓展轨迹。

“药企开拓这些市场挑战非常大。” 曾亚莉分析,“毕竟这些国家在经济水平、生活习惯、政治体制、法规监管一致性、信息透明度、药品生产制造(CMC)要求、商业违约风险、市场规范程度等有诸多差异。”

中国医药保健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邹晓兵分析称,国际市场对医疗器械产品质量和服务的要求越来越高,相关法规和要求日益趋严和趋同。比如,欧洲委员会于2013年发布医疗器械领域的审核和评估建议,对制造商及其供应商飞行检查,即在不预先告知企业的情况下对企业进行审核,以确认企业持续性合规。伊朗、斯里兰卡、埃及、巴西等国要求在发达国家装机量达一定数量以上或得到美国FDA认证才可以启动注册程序。

为此,曾亚莉建议,为了进一步夯实和巩固“一带一路”前期发展成果,我国药企需提前做好应对多国法规事务、全球供应链管理的准备工作,保证药品供应链的安全性与合规性,避免地域差异所带来的潜在法规与商业风险。

Clarivate科睿唯安

加速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