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睿唯安】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对新药审批的影响

【科睿唯安】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对新药审批的影响
Senior Research Analyst, Clarivate Analytics
【科睿唯安】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对新药审批的影响
Magda Bujar
Senior Research Analyst, Clarivate Analytics
Magda Bujar received her undergraduate degree with honours in Biochemistry from the University of Bristol and a Master of Science in Biochemical Engineering with Distinction from the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where her dissertation centred around process and facility design as well as commercialisation and quality control of a third generation anthrax vaccine. At CIRS, Magda’s scope of responsibilities covers the Global Development and the Health Technology Assessment programmes as well as coordination of ad hoc special projects. She has also authored and co-authored a number of CIRS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briefings. Magda is also currently carrying out doctoral research intended to develop a quality decision making framework and practices for improving the decision making processes during medicine’s development, regulatory review and reimbursement. This project is carried out 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University of Hertfordshire under the direction of Dr Neil McAuslane, Prof Stuart Walker and Prof Sam Salek.
相关
生命科学与制药

原文作者:Magda Bujar


中文翻译:Flora Feng; 付倩

 

 

过去十年,人用药品注册技术要求国际协调会(ICH)成员国的监管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使得获批周期缩短、获得上市许可的药品数量增大。这是CIRS(药政科学创新中心)发布的题为“2007-2016年ICH成员国新药审批分析”一文的主要结论。在此注册审批的年度简报中,CIRS分析了下述监管机构2007-2016年的新活性物质(new active substances, NASs)批准情况: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欧洲药品管理局(EMA)的集中审评程序、日本药品与医疗器械管理局(PMDA)。

此文对3个监管机构的审批趋势进行了分析,尤其是关于不同的审评类型、加速法规路径、治疗领域和普通审评。CIRS的分析师有下述发现:

FDA和PMDA的NAS批准时间中值集中在2007-2016年,PMDA为此三个机构中最快的机构,连续三年均是如此

虽然日本历史上有过最长的监管批准时间,但是在PMDA成立后这个时间已经缩短,并且随着其资源和承诺的增加,现在PMDA审评时间已经与FDA相等。

在2016年,FDA总体批准时间中值略有降低,比2015年减少了14天。尽管如此,相比2007-2011年,2012-2016期间FDA的批准时间中值增加了29天,很有可能是由第五个处方药申报者付费法案(PDUFA)引入的流程变化导致。2011年起欧洲在三个地区中是审评时间最长的,当然还是处在其法定的批准程序和流程范围内。但是,EMA批准时间在过去的三年中持续缩短,与2012-2013年比,缩短了约70天。

图1 按批准年份ICH机构批准的NAS的批准时间中值

(注:从提交日期到当局批准日期计算所得的时间。这个时间包括当局和公司的时间。EMA批准时间包括欧盟委员会的审查时间。)

在2016年,三个ICH机构中PMDA批准了最多数量的NAS(48),约为EMA(28)和FDA(22)批准的NAS数量的两倍。

在2014和2015年,三个机构的批准数量达到一个尖峰,其中2014年为FDA和PMDA十年间的最高记录年,对于EMA为2015年,之后2016年FDA批准了22个NAS,EMA批准了28个(图2)。据FDA所说,这个批准数量的下降有几个原因,包括申请提交时间的自然波动,这意味着有一个更小的集中的创新药申请需要审评,另一个原因是有大量的缺陷导致FDA在2016年对创新药出具了更多数量的完整答复信。

图2 按批准年份ICH机构批准的NAS数量

然而,尽管PMDA是2016年三个监管机构中批准NAS数量最多的机构,这些NAS中的71%仍然是在提交PMDA之前已经被FDA或EMA批准过的。

与2012-2013年相比,2014年之后EMA的总体批准时间中值有所下降,主要是由于公司响应时间缩短

总之,与2012年相比,2016年的公司响应时间中值减少了39天;2016年EMA审评时间中值与2012年保持相同,分别为245天和243天。同一时期2016年欧盟委员会的审查时间减少了10天,为57天,达到了十年间的最低值(图3)。

图3 按审评类型分的EMA2012-2016年间批准的NAS审评流程时间中值

自2007-2011到2012-2016,FDA的CDER经过一轮之后批准的NAS数量从68%增加到83%。

CDER一直在寻求进一步优化其审评流程的方式,特别是增加一轮批准的数量。一轮审评数量的增加将意味着注册文件的质量较好,反过来会对审评效率有积极影响,但是重要的是要注意到这个分析(图4)只包括了批准的药物,如果将仍未批准的化合物包括进来应会产生一个不同的观点,尤其正如FDA指出的那样,2016年CDER发布了14个对于新药的完整答复缺陷信,比近几年数量多,也因此将体现在来年的审评轮数中。

图4 按照批准年份CDER批准的NAS按不同审评轮数所占比例(n为NAS的数量)

与2012-2015年间(图5)相比,2016年药物在日本的上市时间翻了一倍,这是由于2016年日本的提交滞后时间增加了(图6)

这反映了在2016年批准的一些产品为遗留产品,通过政府项目推进其上市,也反映了在申请者之中的本地开发权利的问题(国内申请人和国外申请人)。

提交滞后时间似乎也与公司出身有关,在2016年日本公司的NAS的提交滞后时间最长。此外,2012-2016年间,归为孤儿药的化合物的提交滞后时间最长,这可能与申请人的规模为“正在开发孤儿药的大型日本公司,其开发的孤儿药在美国或欧盟首次批准后或比美国或欧盟开发阶段落后”有关。有趣的是,PMDA在2016年批准的孤儿药数量最多,这可能也部分解释了2016年滞后时间延长的原因。

图5 按照批准年份NAS在日本的上市时间

图 6  按照批准年份NAS在日本的提交滞后时间

本文出自:Centre for Innovation in Regulatory Science(CIRS*)


*CIRS-药政科学创新中心,是科睿唯安旗下的一家位于英国的独立运营分支机构,隶属于科睿唯安。CIRS的使命是维护其在业界的权威领导地位,运用科学方法优化推进药品监管与卫生技术评估 (HTA) 的政策与流程。

Clarivate科睿唯安

加速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