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V专利挑战持续吸引新生力量加入:基于2018年NCE-1 ANDA申请统计

科睿唯安
生命科学与制药

原文作者:Brandon Boyd, Director, Strategy & Thought Leadership, Clarivate Analytics

 

仿制药批准的数量和速度

近期,FDA批准仿制药的数量和速度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因为FDA已经开始优先考虑加强市场竞争来控制费用。而少有人关注首次仿制药申请(ANDA)的数量及仿制药市场的竞争前景。

将新仿制药申请与2019年独占权到期的新化学实体(NCE)创新药进行对比,即可发现专利挑战活动的强劲,这也表明未来这些产品将处于竞争激烈的仿制药市场中(见表1)。

 

2018PIV专利挑战的目标新化学实体

商品名 ANDA/PIV挑战申请数量 活性成分
BELEODAQ 1 贝利司他(Belinostat)
CERDELGA 6 eliglustat tartrate
ESBRIET 19 吡非尼酮(Pirfenidone)
FARXIGA 1 达格列嗪(Dapagliflozin)
GLYXAMBI 9 依帕列净;利拉利汀(empagliflozin;linagliptin)
HETLIOZ 3 他司美琼(Tasimelteon)
JARDIANCE 14 依帕列净(Empagliflozin)
JUBLIA 19 艾氟康唑(Efinaconazole)
KERYDIN 14 Tavaborole
MOVANTIK 2 Naloxegol
OFEV 1 尼达尼布(Nintedanib)
OTEZLA 19 阿普斯特(Apremilast)
SYNJARDY 4 依帕列净;盐酸二甲双胍(empagliflozin;metformin hydrochloride)
SYNJARDY XR 3 依帕列净;盐酸二甲双胍(empagliflozin;metformin hydrochloride)
XIGDUO XR 2 达格列嗪;盐酸二甲双胍(dapagliflozin;metformin hydrochloride)
QTERN 1 达格列嗪;盐酸沙格列汀(dapagliflozin;saxagliptin hydrochloride)

表1强劲的专利挑战活动可能意味着这些创新药未来将面临激烈的仿制药市场竞争。来源:Newport Premium

 

印度在价值链上的地位持续上升

迄今为止,FDA已发布对16个NCE-1为2018年的创新药发起的118项P4(PIV)专利挑战(仿制药公司可最早在独占期结束前一年,参照受NCE独占权保护的创新药提交ANDA申请,因此将其定义为“NCE减1”。)。

这些ANDA来自44家独立公司,其中25家(或57%)为总部设在印度的生产企业(见表2)。但这25家印度公司占PIV专利挑战申请总数的68%(80项),彰显了这些公司在价值链上地位的持续攀升。相比而言,其他公司在2018年仅提交了38项带有PIV证明的ANDA,这些公司的总部分布在8个不同国家。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提交了2项ANDA PIV申请,均由浙江华海药业集团提交。

共16种可参照的NCE-1创新药,4家印度制药企业各提交了参照其中7种创新药的ANDA,而另外两家公司则各提交了6份申请,这进一步显示了印度制药企业的生产能力。值得关注的是,过去一年里,处于领先地位的并非Dr. Reddy’s或Sun等这些早已打入美国市场的大型印度制药企业。相反,领先的NCE-1申请者为MSN集团、Alembic和Macleods,尽管他们不是全球仿制药市场中的新面孔,但迄今也从未在高风险/高价值专利挑战中有过如此大的投入。显然,格局已经发生变化,鉴于几乎同时进行若干ANDA项目所需的投资,且仅每项专利挑战诉讼就可能使每家公司付出数百万美元的代价,这些公司已经开始转向进取型战略,以在美国市场中获取更多价值。

表2尽管PIV申请来自全世界多个国家,印度公司处于领先地位。来源:Newport Premium

至少在PIV申请量方面,新领先者的出现并不令人惊奇,因为这种动态已经在仿制药行业中反复呈现,也是此处数据显示的趋势。更确切地说,虽然这些新兴公司遵循久经考验的价值链上升途径,但建立这种典范的公司现已转向不同的策略,期望获得更多的可持续价值。Teva、Mylan、Sandoz、Dr. Reddy’s和Sun等当前行业领先者均已披露,计划增加复杂仿制药处方和/或创新药品研发方面的投入。

 

NCE产品在仿制药市场中仍具有强大竞争力

如表1所示,迄今16种创新药中,已有5种药物成为十几家以上仿制药制药企业的目标。这与近年来的ANDA申请量一致。这些产品的市场竞争极有可能在仿制药上市后不久后就变得异常激烈。

因此,价格会急剧下降,使可获得的总价值也随之下降。在此情况下,对原料进行有竞争力的成本控制也就变得尤为重要。

根据Newport Premium研究团队收集的信息,预期这些市场上,约半数的仿制药公司拥有自行生产原料药(API)的能力。其他未对这些产品进行纵向整合的公司仍有可能实现有竞争力的成本结构,因为预计有大量的API供应商。16种NCE产品合集中,确认的活跃API生产商的平均数量为20。应注意,当前活跃美国药物主文件(DMF)的数量仅为13;但是,这个数量仍然与各市场中ANDA申请者的平均数量大体相当。从另一角度看,每家制剂生产商至少有一家API供应商,且随时间的推移,供应商的数量极有可能增加(见表3)。

 

具有已知活跃API与活跃美国DMF的企业数量

行标签 活性成分 API生产商 活跃美国DMF
BELEODAQ 贝利司他(belinostat) 5 4
CERDELGA eliglustat tartrate 6 6
ESBRIET 吡非尼酮(pirfenidone) 28 22
FARXIGA 达格列嗪(dapagliflozin) 35 20
GLYXAMBI 依帕列净;利拉利汀(empagliflozin;linagliptin) 28 19
HETLIOZ 他司美琼(tasimelteon) 3 3
JARDIANCE 依帕列净(empagliflozin) 28 19
JUBLIA 艾氟康唑(efinaconazole) 16 14
KERYDIN tavaborole 7 5
MOVANTIK naloxegol 2 2
OFEV 尼达尼布(nintedanib) 12 7
OTEZLA 阿普斯特(apremilast) 28 22
SYNJARDY 依帕列净;盐酸二甲双胍(empagliflozin;metformin hydrochloride) 28 19
SYNJARDY XR 依帕列净;盐酸二甲双胍(empagliflozin;metformin hydrochloride) 28 19
XIGDUO XR 达格列嗪;盐酸二甲双胍(dapagliflozin;metformin hydrochloride) 28 20
QTERN 达格列嗪;盐酸沙格列汀(dapagliflozin;saxagliptin hydrochloride) 31 13

表3 Newport数据显示,每家制剂生产商至少有一家API供应商,且随时间的推移,供应商的数量极有可能增加。来源:Newport Premium

Clarivate科睿唯安

加速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