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最值得关注的药物预测
(全文报告)

生命科学与制药

By Alexandra Kibble | 中文编译:储旻华

 

科睿唯安Cortellis竞争情报发布的“2017年最值得关注药物”报告预测,2017年上市的新药中,有8个将在2021年达到重磅炸弹级,即年销售额大于10亿美元。

其中6 个药物已经以加速审批的形式向FDA 提交申请,包括突破性疗法指定、优先审评或快速通道地位。这8 个药物中,4 个是生物药,4 个药物的适应症是用于癌症,2 个是首创新药(firstin class)。

 

2017年最值得关注药物

根据2021年销售额预测从高到低排列,预计2017年上市的潜在重磅炸弹药物依次是:罗氏的Ocrevus (ocrelizumab),用于多发性硬化症(MS);Regeneron和赛诺菲的Dupixent (dupilumab),用于过敏性疾病;阿斯利康的durvalumab,用于癌症;诺和诺德的semaglutide,用于2型糖尿病;礼来和Incyte的Olumiant (baricitinib),用于类风湿性关节炎;诺华的ribociclib,用于癌症;默克雪兰诺和辉瑞的PD-L1药物avelumab,用于癌症;TESARO的niraparib,用于癌症。虽然Kite Pharma用于血液癌症的KTE-C19可能达不到重磅炸弹级,但是因其吸引了行业观察家的浓厚兴趣,也列入本报告中。

 

 

Ocrevus,适应症:多发性硬化症MS

在2017年上市的潜在重磅炸弹药物中,预计2021年销售额最高的是罗氏的Ocrevus,这个药物预期将在2017年第二季度上市(FDA已在3月29日批准该药物),给多发性硬化症市场造成冲击。多发性硬化症市场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市场。2010年口服药芬戈莫德的上市,改变了这个市场的格局。但是,旧的注射给药的药物,如干扰素,市场份额减少相对来说很缓慢。第一代仿制药(如Momenta的glatiramer仿制药Glatopa)并没有对市场造成很大的改变,但是第一代的口服药的仿制药却可能会对市场产生更大的影响。虽然这是个成熟市场,但MS对新机制以及改善疗效、耐受性和便利性的显著需求仍旧存在。

Ocrevus是抗CD20抗体的首创新药。根据2015年公布的数据,该药在两个用于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的关键性试验(OPERA 1 & 2)中达到终点。与Rebif(重组干扰素β-1a)相比,Ocrevus在第96周的年化复发率减少47%。研究也达到了次要终点,包括减缓疾病恶化导致的残疾进展,以及减少新的大脑损伤等。该药的安全性和耐受性数据也很好。更有意思的是,这个药物是首个被证实用于原发进展性硬化症有效的药物,ONTARIO试验的结果显示,药物可减少24%以上的临床残疾进展风险。初期市场份额的增长可能来自于口服药患者的二线治疗,以及使用Tysabri (natalizumab)后发生进展性多灶性白质脑病风险的患者,但是预期新诊断的患者要到上市中期阶段,随着处方习惯的建立,才会使用。

 

Dupixent,适应症:皮炎

Regeneron的IL-4α亚基抑制剂Dupixent在首个适应症特应性皮炎(AD)开发 的多个III期研究中获得成功,PDUFA日期为3月29日,将在2017年稍晚时间上市(FDA已在3月28日批准该药物)。SOLO-1和2研究评估了使用外用药物不能有效控制病情的轻度至中度特应性皮炎患者,第16周皮肤损害清除或接近于清除的患者比例分别是37%和36%。药物与皮质类固醇联合用药疗效也优于单独使用皮质类固醇(39%和12%)。

虽然医生对Dupixent的作用机制尚不熟悉,但该药展现出来的这些强大的短期疗效数据,加上现有治疗选择的缺乏,使得Dupixent上市后有望被广泛使用。药物用于儿科患者的II期试验也正在完成中,这类患者群的未被满足需求特别引发关注,儿科适应症的获批将推动药物销售。在哮喘适应症上,虽然严重哮喘市场竞争激烈,Dupixent在该适应症上获得批准并不能明显提高销售额,不过药物用于嗜酸性粒细胞哮喘的III期研究还是取得了成功。

 

Durvalumab,适应症:癌症(膀胱癌等)

阿斯利康的PD-L1抗体durvalumab的首个BLA申请,用于膀胱癌适应症,于2016年12月被FDA接受。该申请已经获得优先审评,预计将在2017年上市。虽然这个药物在膀胱癌治疗上能够提供一个有意义的治疗选择,但预期最大的销售额将来自于肺癌。

阿斯利康最初的目标是希望在ATLANTIC研究中获得药物用于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三线治疗的积极数据,并以此为基础在2016年获批肺癌适应症。但是研究结果显示,单药治疗的数据不足以保证药物继续开发NSCLC三线治疗这一适应症,因此该计划被推迟。不过,早期阶段的一线治疗的积极数据促使阿斯利康启动了用于NSCLC一线治疗的MYSTIC III期研究,将durvalumab和tremelimumab联用与标准治疗进行比较。预计2017年中将发布MYSTIC的结果,今年末提交该适应症的申请。2016年,该领域的重量级竞争对手Opdivo(nivolumab)在NSCLC一线治疗的研究中失败,而默沙东选择了相对安全的做法,仅寻求Keytruda(pembrolizumab)用于PD-L1高表达的NSCLC一线治疗的批准,这给予durvalumab反超对手的机会,尽管其上市更晚。因此MYSTIC试验很关键,虽然很多人认为该试验比典型的III期试验风险更大,但是该研究的成功可能会使durvalumab成为阿斯利康未来几年的主要增长动力。

 

Semaglutide,用于糖尿病

诺和诺德的每周用药一次的GLP1类似物semaglutide于2016年12月向FDA提交申请,申请基于用于2型糖尿病的SUSTAIN研究的积极数据。该公司预期该药物将于2017年底上市。

SUSTAIN研究的数据显示,semaglutide能够在疾病所有阶段控制HbA1水平。该药还可显著降低患者体重,与捷诺维(西格列汀)相比(SUSTAIN-2),与Bydureon (艾塞那肽控释剂型)相比(SUSTAIN-3),以及与来得时(甘精胰岛素)相比(SUSTAIN-4),均具有统计学意义的优势。SUSTAIN-6研究显示,该药物还能改善心血管功能,降低卒中风险39%,降低心肌梗死的风险26%。

如果获得批准,semaglutide将成为继Trulicity(dulaglutide)、anzeum(albiglutide)和Bydureon后,第4个上市的每周用药一次的GLP-1类似物。而且诺和诺德正在开发该药的每日一次口服剂型,若该剂型上市,有望改变当前2型糖尿病的治疗现状。在获得II期积极数据后,诺和诺德于2016年开始了口服semaglutide的III期PIONEER研究,首批数据预计将于2018年发布。若该研究成功,意味着患者可以更早从口服小分子药物转而使用该药,这将对市场造成重大影响。

 

Olumiant,适应症:类风湿性关节炎

礼来和Incyte的下一代JAK抑制剂Olumiant已经于2016年1月向FDA提交用于类风湿性关节炎的申请。由于FDA要求新的数据分析,PDUFA日期延期,该药未能如预期在2016年上市。关键性III期试验的数据显示,虽然Olumiant仍旧可能被加上黑框警告,提示感染风险,但在有效性方面,是同类药物中最好的。

在临床试验中,Olumiant在初次使用甲氨蝶呤患者(RA-BEGIN研究),使用DMARD失败的患者(RA-BEAM,RA-BUILD)以及使用抗TNF药物疗效不佳的患者(RA-BEACON)中均获得了积极数据。而且,在多个指标上,Olumiant被证明优于修美乐(阿达木单抗)。预期该药上市初期,会与其他已上市的JAK抑制剂,主要是Xeljanz(tofacitinib)竞争,抢夺市场份额。之后,随着处方习惯的建立,Olumiant将很有可能超越TNF抑制剂成为类风湿性关节炎领域的重要治疗药物。

 

Ribociclib,适应症:癌症(乳腺癌)

列表中的排名第六的重磅炸弹药物是诺华的ribociclib,这是一个高度选择性的CDK4/CDK6抑制剂。2016年10月,FDA授予该药物用于HR阳性、HER2阴性的乳腺癌一线治疗的优先审评地位,该药已经在2017年3月登陆美国市场(FDA于2017年3月13日批准该药)。

该药物是继辉瑞的Ibrance(palbociclib)后又一个CDK4/6抑制剂产品。Ibrance是其强有力的竞争产品,于2015年初上市。诺华于2016年10月报告了ribociclib在MONALEESA-2试验中的关键数据,药物与来曲唑联用,整体缓解率(ORR)为41%,而单用来曲唑的ORR是28%。

临床试验结果显示,ribociclib与Ibrance疗效类似,有着同样的特性,因此这个新药可能很难取代Ibrance的地位。为了帮助区分药物,诺华已经启动了MONALEESA-7试验,评估ribociclib与他莫昔芬和戈舍瑞林联用,用于绝经前和围绝经期的女性,这个适应症是其他正在开发的CDK4/6抑制剂所没有涉及的。

 

Avelumab,适应症:癌症(默克尔细胞癌)

辉瑞的avelumab是全人源抗PDL1单抗,已经于2017年3月23日以快速审批途径获得FDA批准,成为首个用于转移性默克尔细胞癌二线治疗的药物。临床试验结果显示,使用药物后,缓解率为31.8%,在这个具有挑战性的疾病上是个潜在的突破。但是,avelumab的主推适应症应为卵巢癌,并且是首个在该适应症上进入III期临床的检查点抑制剂(Checkpoint inhibitor),预期该适应症将会是这个药物销售额的最主要来源。

辉瑞目前正在开展这个药物的JAVELIN Ovarian 200研究,这是一项旨在评估单药以及与多柔比星联用,用于铂耐药/难治性卵巢癌的III期研究。2016年5月,一项名为JAVELIN Ovarian 100的III期研究启动,该研究评估铂化疗一线治疗后使用avelumab作为维持治疗,或者avelumab与铂类药物联用,与单用化疗的比较。这两项试验预期将分别在2018年和2019年发布结果。

 

Niraparib,适应症:癌症(卵巢癌)

卵巢癌市场是TESARO的PARP抑制剂niraparib的首个商业机会,FDA已经于2016年12月接受了该药物的NDA。这个药物之前已经获得优先审评资格,并在2017年3月27日获得FDA的批准,比预计时间足足提前3个月。III期NOVA试验结果显示,药物用于卵巢癌二线维持治疗获得积极数据,与安慰剂相比,降低疾病进展风险73%,无进展生存期(PFS)的中位值为21个月,安慰剂为5.5个月。值得注意的是,niraparib还改善了BRCA阴性患者的PFS(12.9个月比3.8个月),这使得该药相比竞争产品Lynparza(olaparib),可用于更广泛的患者群。用于铂类敏感患者一线治疗的研究(QUADRA)正在进行中。

 

KTE-C19,适应症:癌症(NHL)

用于癌症的嵌合型抗原受体T细胞(CAR-T)可能是目前最令行业兴奋的一类药物。Kite Pharma有希望成为首个将CAR-T疗法药物带入市场的公司。该公司的KTE-C19在2016年12月刚刚启动了用于侵袭性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NHL)的滚动提交(rolling filing),该公司希望这个药物能在2017年底上市。

KTE-C19是自体T细胞疗法,其原理是将患者的T细胞进行基因修饰表达旨在靶向抗原CD19的嵌合抗原受体。其上市申请由关键性研究ZUMA-1的结果支持。该研究招募了化疗耐药的三种侵袭性NHL亚型——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转化性滤泡性淋巴瘤和原发性纵隔B细胞淋巴瘤患者。ZUMA-1结果显示,氟达拉滨和环磷酰胺预处理后,使用KTE-C19治疗,客观缓解率(ORR)达到了惊人的79%,完全缓解率(CRR)为52%。该药物用于其他适应症的一些研究正在进行中,包括套细胞淋巴瘤(ZUMA-2),成人和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ZUMA-3和4),惰性NHL(ZUMA-5),和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ZUMA-8)。KTE-C19能否在上市早期获得成功,取决于在医生中建立科学观念,以及高效和一致的制造工艺。

 

行业趋势

除了预期将在2017年上市的明星药物外,我们今年还将逐步推出行业内其他主题的报告。

在肿瘤治疗领域,近年来,科学家已经很清楚,随着对癌症分子谱复杂性的认识增加,试图开发出一个一劳永逸可治疗癌症的“仙丹”已被证明不再现实,高度综合的治疗方案正在兴起。这些综合方案里包含的治疗药物里,CAR-T药物(包括Kite Pharma的KTE-C19)就名列其中。预计2017年肿瘤领域将会有激烈竞争,更多顶级公司都将参与进来,利用尖端的科学技术、大数据分析和更大的研发投入,以期上市更多重磅炸弹药物跑赢这个重要市场。虽然迄今为止所公布的数据都极具吸引力,但是挑战仍旧存在,例如规模化生产的一致性,定价和准入,前路虽光明但依然路漫漫。

在癌症研究上另一个不可否认的趋势是,联合用药将被继续强调,原因是虽然近年肿瘤免疫治疗火爆异常,但检查点抑制剂的治疗依然对很多患者无效。未来一年,预期将进一步研究癌症免疫控制的复杂性,以及通过与其他肿瘤免疫药物、靶向药物或者化疗联用,开展合理的及协同性研究来了解多种免疫中断机制。

最后,在政治层面,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了限制支出,今年可能会更加明确和严格地控制美国药品支出。而且公众对于创新药的惊人价格的抗议也越来越多,这可能会导致当前定价模式的改变。

 

2016年值得关注药物的回顾

2016年1月,我们预测,该年上市的新药中,有7个有望在2020年成为重磅炸弹级药物。2016年总体上新药批准数量不同寻常的减少,FDA仅批准了16个新分子实体(NME)。然而,由于过去一年里两个药物(Ocaliva和Nuplazid)的在临床研发上和营销上出现挫折,现在我们预测这些药物中只有5个能在2020年成为重磅炸弹药。

 

2017413日,科睿唯安Coretellis在线大讲堂第二期:新药观察——2017值得关注的新药盘点,特邀嘉宾苏州偶领医药生物总经理谢雨礼博士在线进行了精彩点评。

扫描文末二维码或PC端链接可注册登录观看会议点播。

PC端观看:请点击这里 (链接是http://uao.so/wbrF42P8 

手机端观看:

下载.png